今天是:2018年3月30日星期五  时间: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可以刷新验证码  
收藏本站 进入旧版
  • 网站首页
  • 走进校园
  • 万博manbetx下载水晶宫
  • 党建工作
  • 德育长廊
  • 教学科研
  • 教学管理
  • 团委空间
  • 工会之窗
  • 学校档案
  • 您的位置:首页 >> 万博manbetx下载水晶宫 >> 国际教学
    上海纽约大学学姐的分享 大学生活感想
    信息来源:学校  ‖  发稿作者:国际部   ‖  审核人员:xy  ‖  审批人员:xy  ‖  发布时间:2018年1月11日  ‖  查看670次  ‖  

    大学生活随想

    2016届高三14 张羽歆

    收到老妈转交的朱老师的任务时,我还有点小激动,想起了很多省中时的美好回忆。但当时正值期末,无暇顾及,于是一拖再拖,没有及时完成朱老师交给的任务。

    很长时间没有用中文来写本该感情充沛的文章了,那我就简单分享一点我的大学生活吧。进入大学生活已经三个学期了,相较于高中生活而言,有相同也有不同吧。

    先来说说相同的。感觉生活的圈子虽然大了许多,也离开了父母,但好像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变化。大多数的时候,依然是宿舍—学校这样两点一线的生活。教室,图书馆,教授办公室,是我最常去的地方。以前大一的时候还经常会跑到浦西去逛逛,有的时候是为了论文课题,有的时候是纯粹朋友一起聚聚。现在大二了,周末都在忙各种各样琐碎的事情了——学校举办的有意思的讲座啊,商社的一些活动啊,复习复习一周的笔记啊。刚刚回想起来,好像大二刚刚过去的一个学期自己都没有离开过浦东,连大一暑假的实习工作都是在陆家嘴附近找的。真的是有点惭愧。

    我们学校的寒假是圣诞前放的,回来后被问到最多的问题就是“大学忙不忙啊,总归比高中轻松吧”。然后我真的就是有点无奈,虽然在高中的时候,我就觉得别人说的“现在认真点,到大学就轻松了”是骗我认真学习的阴谋论,可是我还真的是说不上到了大学是更轻松了,还是更紧张了。

    对于我这种作死选了早课时运不济的人来说,还是天天六点钟起床。然后靠着学校的速溶咖啡和蛋饼拼上一节一个多小时的课。晚上的话,虽然没有晚自习,但是零零碎碎的学业上的,社团上的,课题上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加起来不知不觉就要到半夜了。期中期末的时候还是跟高中时候一样焦虑。以前以为好歹到大学可以逃掉每周一次的测试吧,结果所有的数学课都要周测,还要加权进入总评,真的有时候很羡慕学人文的同学,只要期末交一篇论文就好了。

    虽然羡慕归羡慕呢,但是我大概从高中就知道纯文科不适合我,毕竟我的大学GPA连续三学期“惨败”于一门写作课,还好写作课一共只要上三学期。接下来我要说的相同点大概就比较奇葩,那就是,不管是在高中还是在大学,我的论点一样不被老师接受【哭】。高中每次的议论文我大概都只能拿个及格分,因为我总是在自己的思想和应试技巧之间纠结。所以高中的时候我的作文收到最多的评语就是“开篇切题,后文论述内容属于材料的枝节”。到了大学,开始写十几页的论文,而且几乎是不限制题目的。大概就是看几本书,几篇论文,然后抓住一个你感兴趣的点写一篇文章。刚开始的两个学期,我觉得虽然我这门课的成绩不好,我的写作的结构,逻辑的严谨性,句法不够出色,但是我在教授的帮助下可以不断进步。我可以不断地去找辅导老师改,而且我觉得他们说的有道理。但是就在大二上学期,我觉得我有点对写作失去信心了,因为我的教授根本不在意我的思考,我的理解是什么,而是一味的想要我去写她想要我写的东西。我记得我有一次跟她几乎是非常激烈的“交锋”。期末论文前,她想要找我们每个人谈谈期末论文的想法。当时我的论题大致是“论群体文化重建对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黑人同性恋阶层斗争的重要性”。然后其中有一点我指出,虽然黑人同性恋阶级在当时在政治经济上备受压迫,但是他们依然是这场争取阶级权益斗争的主体。然后我的教授对我论点里含有的“即使选择受限,但每个人依然有选择”的引述提出强烈的反对,并且她说, “you must grow up in the privileged class to say so, for those black queers, they don’t have any choice, they become sex workers because they have no alternative.”当她这么跟我说的时候其实我心里很不服气,作为一个教授怎么能这样随随便便定性一个学生。我甚至还和我的好朋友说:“a person who thinks she can simply judge anyone is the most privileged.”当然,我表面上没有说什么。但是暗地里小小反抗了一下。她不同意这个点,我就偏偏对这个点做了不少研究,然后小小地在文章里反驳了。要说不在乎这门课的成绩是假的,但是要我违心地憋一篇文章出来,我大体也是做不到的。也许其中纠结的痛苦比拿到一个不怎么满意的分数还要多。

     

    下面说说我上了大学以后变化最多的一点吧。大学,在我看来,就像是一个大杂烩,我觉得任何大学都是如此啊,所有人都来自五湖四海,说着不同的普通话。哈哈,在我们学校是说着不同口音的英文【我现在竟然差不多都能区分美国不同地区的英文了】。于是乎,大学变得更社会了,同学的性情变得难以摸清了。我一开始很害怕自己说了什么很不得体的话,然后被讨厌,尤其是英语压根儿还不是我的母语。于是,我开始默默地把许多事藏在心里,只和最亲近的人讲。上高中的时候没有什么心眼,同学又是朝夕相处至少两年的战友,所以很多事情不愿意憋在心里,很多时候想说就说了。吐吐槽,发发牢骚啊,有点没心没肺的。但是感觉上了大学以后,集体虽然也不大,我们学校一届也就不到三百人,但是没有了固定的一群人,和我朝夕相处接触,连我最好的朋友都和我没什么共同的课,有时约顿饭,一起做个作业,重叠的时间很少。每天遇见新的人,却又交往不深。其实我真的真的很羡慕那些非常放得开非常热情的人。我自己也觉得在我们这么个国际化的学校,我的为人处事相对拘谨,有些是文化的因素吧,有些是个人交往习惯。例如,我绝对不愿意和刚见没几面的人聊私人话题,像家庭什么的,别人主动分享,我甚至还会觉得尴尬。另一方面是对于很多观点,时政评论,我也选择在众人面前缄默。所谓倡导的学术自由也会带来观点思维上的强烈冲击。有时甚至会听到一些有偏见的,言辞激烈的观点。我一般面对这种情况的态度是,表面不动声色,内心激烈反驳,我不知道这样是否是正确的做法,因为就个人而言,我不认为在个人感情掺杂太多的情况下的讨论是有意义的,或者是有成效的。就像我就非常享受和我的室友们坐在地毯上吃着零食,一聊就是几个小时。而且不仅仅是聊轻松的话题,还会聊一些严肃正经的话题,比如有几次我们探讨了中美两国的教育制度,中国的枪支管控,中国社会对精神疾病患者的误解歧视,我并没有觉得聊这些话题是尴尬的。可能因为我们是朋友,我们比较了解彼此,所以我们的聊天是不带偏见的,是友好的,是以彼此尊重为前提的。

    还有很大的不同呢,就是我很好地打脸了我高中时的“誓言”。高中的时候曾经最差的一门功课就是数学,每次能够考上班级平均分就不错了。到了高三的时候遇到了一位很厉害的数学老师,挽救了我的高考成绩。那个时候就在想,再努努力,刷刷题,上了大学再也不学数学了。结果怎么着呢。。现在我也算是半个数学系的学生。目前我选定的专业,叫数据科学。这个谜一样的学科大概是计算机和数学的跨界结合体吧。反正除了高阶数学分析,数学专业要上的课程基本都要上喽。再说说我是怎么入坑的吧。

    这大概都是源于我对教授的执念。大一的时候接触的必修数学,在经历了高考的摧残后,显得莫名的简单,老师什么的也很有意思,然后大概是因为我有一次考试拿了满分,老师就记住了我的名字,然后就莫名地开始聊天啊什么的。总之就是后来我们成了朋友,然后有时会聊聊数学啊,聊聊他的家乡法国啊。然后就受到了很多莫名其妙的鼓励。一直到后来又遇到了更多超级棒的数学教授,受到了各种各样的鼓励。记得刚学代数的时候,我很惶恐,以为高中数学竞赛的代数部分一直是噩梦,【后来干脆翘课了】,然后有一次和现在的教授聊天,我就说我作为女孩子在数学能力上不如男孩子,然后我的教授一本正经地跟我说,虽然就统计数据而言男性数学家要比女性多,但是这不是因为女性能力不够,而是还有很多社会期望文化因素在里面。。。现在想起来真的觉得很搞笑,果然作为一个数学家连鼓励人都这么专业。

    可能好的教授和周围人的鼓励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吧,想当初入坑金融也完全是一个偶然。在大一的时候遇到一个女神一般的金融学教授,然后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现在我还时不时问自己,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选择双修,搞得自己整天精神分裂。事实上呢,的确有点精神分裂。每天要看书,背东西,因为很多的金融专业词汇什么的,都要记下来,但是金融还很注重逻辑的分析和理论的应用,有很多和现实接轨的地方。然后还要数学做题,演算,证明。除此以外还要编程。。。真的非常分裂,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说每天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要完成了。但是有的时候又会觉得很好玩,有的时候看到你可以用一个小小的程序,嵌套一个数学模型,把很多的数据,比如股价,公司季度财报什么的,可视化,真的是个非常有趣的事情了。

    当时进入大学的时候,还是懵懵懂懂的,对自己的未来没有很清晰的判断。那时的我,想的是,既然这个学校鼓励我们探索自我,不用急着定专业,那么我就做我想做的喽。现在回想起来,好像真的在短短三个学期内,完成了很多以前只是想想的事情呢。比如说,当了一回业余的设计师,在喜马拉雅艺术中心参加了一场环保秀。从构想,设计,制作,到模特造型,再到T台。比如说,拥有了人生中第一个笔友。比如说,担当了一次撰稿人,从问题设计,到实地采访,再到文字编辑,后期。再比如说,学会了很多视频图片的后期制作,从构架,到选取素材,到绿幕拍摄,后期剪辑特效。。。接下来的日子里,还有更多想要去做的事情,比如一直很羡慕的一门类似游戏开发的课程,每个学期末的课程展示里都可以看到各种各样奇葩的,厉害的游戏,有很多VR 游戏,软硬件结合的游戏,我已经羡慕很久了。

    也许尝试一切,并相信自己,就是大学生活给我灌下的浓鸡汤吧。

    最后再写一点点个人的小确幸。那就是在高中和大学的时候,我遇到的大部分老师都对我很好。有的是谆谆教导,有的是相爱相杀。记得高中的时候虽然我很讨厌应试作文,但是很喜欢每周一次的freestyle文章,当时的语文老师也非常鼓励我们自己去写,我记得有一次我刚读了石壕吏,觉得义愤填膺,然后写了一篇文章批判了杜甫的不务实和为官不作为【可能和我对他“积怨”已深有关系】,然后我收到了老师的点评,我已经忘记了具体的内容,大概就是说但是他的诗文还是值得赞扬,评价一个人不能片面。然后我可能当时执念太深,之后的一个星期,我又写了一篇文章,大概的意思是一个人价值的评判应该以他对当世的价值为最,因为人是具有时代性的。其实言外之意就是,杜甫在身处的那个时代是以仕人身份存在的,他的诗文才情其实在当时没那么有名,评价他应多以政绩为标准。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真的是太固执。不过我想说的是其实当时语文老师给我的反馈促进了我进一步的思考。而这一部分写作也是我对高中语文最好的记忆。然后再说说大学的老师,我只能说,是十分可爱了。几乎每到期末,我都能收到某些教授的恐吓邮件,大致内容是“anything but 100%, we can no longer be friends”, “if you don’t get 100, I kill you”. 最初的时候我还真的怕得要死,结果后来他自己跟我说,只是为了让我认真复习,我真的是又气又好笑。

    就写到这儿吧。省中的爬山虎我还常常想起,还有好吃的那碗盖浇饭的味道,以及对我或宽容鼓励,或耐心且严格要求的老师,感谢并想念你们!                                      


     

                  
    上一篇: 与上海纽约大学的邂逅
    下一篇: 没有了...!
      返回顶部↑
    主办单位:2018世界杯外围投注盘口  网址:www.volcarrental.com   联系电话:0512-52734594 网站管理:XY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浏览器IE8.0以上   苏ICP备05032402号
    总浏览量: 今日浏览总量: 昨日浏览总量: 本月浏览总量: 上月浏览总量: 统计天数: 日览总量:
    By:Nzcms v3.09.01.MSSQL版本TM
    Copyright Right©2008-2013 Ningzhi.Net Powered
    By:Nzcms v3.09.01

    2003